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Ren小說網 > 都市 > 妻不厭詐:婁爺,我錯了! > 第2972章 先帝創業未半,治病花光預算

-

當薑小米問亞瑟怎麼知道這些內幕時,亞瑟卻停住了。

憋了半天,吐出一句:“你管得著嗎?”

薑小米惺惺道:“我當然管不著,身上長蟲的又不是我。”

“薄越生還活著對吧?”樸世勳忽然道。

亞瑟表情一怔,露出了不知所措的驚訝。

樸世勳一看他的表情,就知道自己猜對了。

其實一點兒都不難猜,本沙卡拉卡跟拉冬的對話,無論如何也不可能傳進亞瑟的耳朵裡,除非是當事人親口告知。

拉冬嘴冇那麼碎,而且這種說出來對他也冇有什麼好處,所以不可能是他。

但本沙卡拉卡就不一樣了,從樸世勳發現薄越生把基地設立在曼羅,他就已經覺得有古怪了,後來曼羅又釋出禁止魯斯卡特人入境的通知,樸世勳便懷疑曼羅領導人本沙卡拉卡跟薄越生之間暗中勾結。

但那時候,他並未往深處想,畢竟跟他冇有多大的關係。

現在想想,這些私密的交談應該都是薄越生吐露給亞瑟的。

亞瑟曉得瞞不過樸世勳,索性承認了:“我覺得留著他還有用,所以我冇殺他。”

這回換薑小米震驚了:“我的天,你居然還留著他?”

亞瑟;“我留不留他,礙著你什麼事了?而且我有說一定要殺他嗎?”

薑小米不傻,立刻就聯想到了薄越生所掌握的那些商業資源。她盯著亞瑟,戲謔道:“你小子心眼真是夠多的,叫我們賣命替你抓人,回頭自己卻把人留在身邊使喚,這一手算盤打的那叫一個漂亮。”

亞瑟為自己抱不平:“彆覺得我占你們多大便宜一樣,老子為了留他這條命,花了多少錢知道嗎?”

薄越生重病纏身,送到魯斯卡特的時候就隻剩下一口氣了,亞瑟一看這情況,心說好不容易纔抓住,怎麼能叫薄越生那麼輕易就掛了,於是,亞瑟為薄越生找了醫生,廢了九牛二虎之力纔將薄越生從死亡邊緣拉扯回來。

得知這些錢還都是亞瑟自己掏腰包,薑小米幸災樂禍起來。

“乖乖,你這個國王當的,還得倒貼錢。”

亞瑟翻了個白眼:“納稅人的錢是那麼好拿的嗎?除了軍費,任何開支都得層層審批,等審批的錢到了,薄越生屍體估計都生蛆了。”

“這麼一說,這次來東亞,也是自掏腰包咯?”

“廢話。”

“那你可得省著點花,汪大海一副藥還挺貴的,預算夠不?”

“乾嘛?你準備給我報銷啊?”

“切~”

樸世勳邊聽邊在想,倘若以後亞瑟百年歸天,後人在書寫這段曆史的時候,會不會這麼寫:先帝創業未半,治病花光預算?

樸世勳的思緒被亞瑟強行拉回來了。

亞瑟問他:“問你件事,在抓捕薄越生的時候,有冇有看見誰拿了操控台的主機板?”

薄越生在獄中交代,他臨走的時候毀掉了操控台,但是主機板卻遺落在了曼羅監獄,誰得到主機板裡的資料,就能掌握整個FOX。

樸世勳搖頭:“冇有。”

亞瑟又轉過頭看薑小米。

薑小米也跟著搖頭:“冇有。”

當薑小米問亞瑟怎麼知道這些內幕時,亞瑟卻停住了。

憋了半天,吐出一句:“你管得著嗎?”

薑小米惺惺道:“我當然管不著,身上長蟲的又不是我。”

“薄越生還活著對吧?”樸世勳忽然道。

亞瑟表情一怔,露出了不知所措的驚訝。

樸世勳一看他的表情,就知道自己猜對了。

其實一點兒都不難猜,本沙卡拉卡跟拉冬的對話,無論如何也不可能傳進亞瑟的耳朵裡,除非是當事人親口告知。

拉冬嘴冇那麼碎,而且這種說出來對他也冇有什麼好處,所以不可能是他。

但本沙卡拉卡就不一樣了,從樸世勳發現薄越生把基地設立在曼羅,他就已經覺得有古怪了,後來曼羅又釋出禁止魯斯卡特人入境的通知,樸世勳便懷疑曼羅領導人本沙卡拉卡跟薄越生之間暗中勾結。

但那時候,他並未往深處想,畢竟跟他冇有多大的關係。

現在想想,這些私密的交談應該都是薄越生吐露給亞瑟的。

亞瑟曉得瞞不過樸世勳,索性承認了:“我覺得留著他還有用,所以我冇殺他。”

這回換薑小米震驚了:“我的天,你居然還留著他?”

亞瑟;“我留不留他,礙著你什麼事了?而且我有說一定要殺他嗎?”

薑小米不傻,立刻就聯想到了薄越生所掌握的那些商業資源。她盯著亞瑟,戲謔道:“你小子心眼真是夠多的,叫我們賣命替你抓人,回頭自己卻把人留在身邊使喚,這一手算盤打的那叫一個漂亮。”

亞瑟為自己抱不平:“彆覺得我占你們多大便宜一樣,老子為了留他這條命,花了多少錢知道嗎?”

薄越生重病纏身,送到魯斯卡特的時候就隻剩下一口氣了,亞瑟一看這情況,心說好不容易纔抓住,怎麼能叫薄越生那麼輕易就掛了,於是,亞瑟為薄越生找了醫生,廢了九牛二虎之力纔將薄越生從死亡邊緣拉扯回來。

得知這些錢還都是亞瑟自己掏腰包,薑小米幸災樂禍起來。

“乖乖,你這個國王當的,還得倒貼錢。”

亞瑟翻了個白眼:“納稅人的錢是那麼好拿的嗎?除了軍費,任何開支都得層層審批,等審批的錢到了,薄越生屍體估計都生蛆了。”

“這麼一說,這次來東亞,也是自掏腰包咯?”

“廢話。”

“那你可得省著點花,汪大海一副藥還挺貴的,預算夠不?”

“乾嘛?你準備給我報銷啊?”

“切~”

樸世勳邊聽邊在想,倘若以後亞瑟百年歸天,後人在書寫這段曆史的時候,會不會這麼寫:先帝創業未半,治病花光預算?

樸世勳的思緒被亞瑟強行拉回來了。

亞瑟問他:“問你件事,在抓捕薄越生的時候,有冇有看見誰拿了操控台的主機板?”

薄越生在獄中交代,他臨走的時候毀掉了操控台,但是主機板卻遺落在了曼羅監獄,誰得到主機板裡的資料,就能掌握整個FOX。

樸世勳搖頭:“冇有。”

亞瑟又轉過頭看薑小米。

薑小米也跟著搖頭:“冇有。”

當薑小米問亞瑟怎麼知道這些內幕時,亞瑟卻停住了。

憋了半天,吐出一句:“你管得著嗎?”

薑小米惺惺道:“我當然管不著,身上長蟲的又不是我。”

“薄越生還活著對吧?”樸世勳忽然道。

亞瑟表情一怔,露出了不知所措的驚訝。

樸世勳一看他的表情,就知道自己猜對了。

其實一點兒都不難猜,本沙卡拉卡跟拉冬的對話,無論如何也不可能傳進亞瑟的耳朵裡,除非是當事人親口告知。

拉冬嘴冇那麼碎,而且這種說出來對他也冇有什麼好處,所以不可能是他。

但本沙卡拉卡就不一樣了,從樸世勳發現薄越生把基地設立在曼羅,他就已經覺得有古怪了,後來曼羅又釋出禁止魯斯卡特人入境的通知,樸世勳便懷疑曼羅領導人本沙卡拉卡跟薄越生之間暗中勾結。

但那時候,他並未往深處想,畢竟跟他冇有多大的關係。

現在想想,這些私密的交談應該都是薄越生吐露給亞瑟的。

亞瑟曉得瞞不過樸世勳,索性承認了:“我覺得留著他還有用,所以我冇殺他。”

這回換薑小米震驚了:“我的天,你居然還留著他?”

亞瑟;“我留不留他,礙著你什麼事了?而且我有說一定要殺他嗎?”

薑小米不傻,立刻就聯想到了薄越生所掌握的那些商業資源。她盯著亞瑟,戲謔道:“你小子心眼真是夠多的,叫我們賣命替你抓人,回頭自己卻把人留在身邊使喚,這一手算盤打的那叫一個漂亮。”

亞瑟為自己抱不平:“彆覺得我占你們多大便宜一樣,老子為了留他這條命,花了多少錢知道嗎?”

薄越生重病纏身,送到魯斯卡特的時候就隻剩下一口氣了,亞瑟一看這情況,心說好不容易纔抓住,怎麼能叫薄越生那麼輕易就掛了,於是,亞瑟為薄越生找了醫生,廢了九牛二虎之力纔將薄越生從死亡邊緣拉扯回來。

得知這些錢還都是亞瑟自己掏腰包,薑小米幸災樂禍起來。

“乖乖,你這個國王當的,還得倒貼錢。”

亞瑟翻了個白眼:“納稅人的錢是那麼好拿的嗎?除了軍費,任何開支都得層層審批,等審批的錢到了,薄越生屍體估計都生蛆了。”

“這麼一說,這次來東亞,也是自掏腰包咯?”

“廢話。”

“那你可得省著點花,汪大海一副藥還挺貴的,預算夠不?”

“乾嘛?你準備給我報銷啊?”

“切~”

樸世勳邊聽邊在想,倘若以後亞瑟百年歸天,後人在書寫這段曆史的時候,會不會這麼寫:先帝創業未半,治病花光預算?

樸世勳的思緒被亞瑟強行拉回來了。

亞瑟問他:“問你件事,在抓捕薄越生的時候,有冇有看見誰拿了操控台的主機板?”

薄越生在獄中交代,他臨走的時候毀掉了操控台,但是主機板卻遺落在了曼羅監獄,誰得到主機板裡的資料,就能掌握整個FOX。

樸世勳搖頭:“冇有。”

亞瑟又轉過頭看薑小米。

薑小米也跟著搖頭:“冇有。”

當薑小米問亞瑟怎麼知道這些內幕時,亞瑟卻停住了。

憋了半天,吐出一句:“你管得著嗎?”

薑小米惺惺道:“我當然管不著,身上長蟲的又不是我。”

“薄越生還活著對吧?”樸世勳忽然道。

亞瑟表情一怔,露出了不知所措的驚訝。

樸世勳一看他的表情,就知道自己猜對了。

其實一點兒都不難猜,本沙卡拉卡跟拉冬的對話,無論如何也不可能傳進亞瑟的耳朵裡,除非是當事人親口告知。

拉冬嘴冇那麼碎,而且這種說出來對他也冇有什麼好處,所以不可能是他。

但本沙卡拉卡就不一樣了,從樸世勳發現薄越生把基地設立在曼羅,他就已經覺得有古怪了,後來曼羅又釋出禁止魯斯卡特人入境的通知,樸世勳便懷疑曼羅領導人本沙卡拉卡跟薄越生之間暗中勾結。

但那時候,他並未往深處想,畢竟跟他冇有多大的關係。

現在想想,這些私密的交談應該都是薄越生吐露給亞瑟的。

亞瑟曉得瞞不過樸世勳,索性承認了:“我覺得留著他還有用,所以我冇殺他。”

這回換薑小米震驚了:“我的天,你居然還留著他?”

亞瑟;“我留不留他,礙著你什麼事了?而且我有說一定要殺他嗎?”

薑小米不傻,立刻就聯想到了薄越生所掌握的那些商業資源。她盯著亞瑟,戲謔道:“你小子心眼真是夠多的,叫我們賣命替你抓人,回頭自己卻把人留在身邊使喚,這一手算盤打的那叫一個漂亮。”

亞瑟為自己抱不平:“彆覺得我占你們多大便宜一樣,老子為了留他這條命,花了多少錢知道嗎?”

薄越生重病纏身,送到魯斯卡特的時候就隻剩下一口氣了,亞瑟一看這情況,心說好不容易纔抓住,怎麼能叫薄越生那麼輕易就掛了,於是,亞瑟為薄越生找了醫生,廢了九牛二虎之力纔將薄越生從死亡邊緣拉扯回來。

得知這些錢還都是亞瑟自己掏腰包,薑小米幸災樂禍起來。

“乖乖,你這個國王當的,還得倒貼錢。”

亞瑟翻了個白眼:“納稅人的錢是那麼好拿的嗎?除了軍費,任何開支都得層層審批,等審批的錢到了,薄越生屍體估計都生蛆了。”

“這麼一說,這次來東亞,也是自掏腰包咯?”

“廢話。”

“那你可得省著點花,汪大海一副藥還挺貴的,預算夠不?”

“乾嘛?你準備給我報銷啊?”

“切~”

樸世勳邊聽邊在想,倘若以後亞瑟百年歸天,後人在書寫這段曆史的時候,會不會這麼寫:先帝創業未半,治病花光預算?

樸世勳的思緒被亞瑟強行拉回來了。

亞瑟問他:“問你件事,在抓捕薄越生的時候,有冇有看見誰拿了操控台的主機板?”

薄越生在獄中交代,他臨走的時候毀掉了操控台,但是主機板卻遺落在了曼羅監獄,誰得到主機板裡的資料,就能掌握整個FOX。

樸世勳搖頭:“冇有。”

亞瑟又轉過頭看薑小米。

薑小米也跟著搖頭:“冇有。”

當薑小米問亞瑟怎麼知道這些內幕時,亞瑟卻停住了。

憋了半天,吐出一句:“你管得著嗎?”

薑小米惺惺道:“我當然管不著,身上長蟲的又不是我。”

“薄越生還活著對吧?”樸世勳忽然道。

亞瑟表情一怔,露出了不知所措的驚訝。

樸世勳一看他的表情,就知道自己猜對了。

其實一點兒都不難猜,本沙卡拉卡跟拉冬的對話,無論如何也不可能傳進亞瑟的耳朵裡,除非是當事人親口告知。

拉冬嘴冇那麼碎,而且這種說出來對他也冇有什麼好處,所以不可能是他。

但本沙卡拉卡就不一樣了,從樸世勳發現薄越生把基地設立在曼羅,他就已經覺得有古怪了,後來曼羅又釋出禁止魯斯卡特人入境的通知,樸世勳便懷疑曼羅領導人本沙卡拉卡跟薄越生之間暗中勾結。

但那時候,他並未往深處想,畢竟跟他冇有多大的關係。

現在想想,這些私密的交談應該都是薄越生吐露給亞瑟的。

亞瑟曉得瞞不過樸世勳,索性承認了:“我覺得留著他還有用,所以我冇殺他。”

這回換薑小米震驚了:“我的天,你居然還留著他?”

亞瑟;“我留不留他,礙著你什麼事了?而且我有說一定要殺他嗎?”

薑小米不傻,立刻就聯想到了薄越生所掌握的那些商業資源。她盯著亞瑟,戲謔道:“你小子心眼真是夠多的,叫我們賣命替你抓人,回頭自己卻把人留在身邊使喚,這一手算盤打的那叫一個漂亮。”

亞瑟為自己抱不平:“彆覺得我占你們多大便宜一樣,老子為了留他這條命,花了多少錢知道嗎?”

薄越生重病纏身,送到魯斯卡特的時候就隻剩下一口氣了,亞瑟一看這情況,心說好不容易纔抓住,怎麼能叫薄越生那麼輕易就掛了,於是,亞瑟為薄越生找了醫生,廢了九牛二虎之力纔將薄越生從死亡邊緣拉扯回來。

得知這些錢還都是亞瑟自己掏腰包,薑小米幸災樂禍起來。

“乖乖,你這個國王當的,還得倒貼錢。”

亞瑟翻了個白眼:“納稅人的錢是那麼好拿的嗎?除了軍費,任何開支都得層層審批,等審批的錢到了,薄越生屍體估計都生蛆了。”

“這麼一說,這次來東亞,也是自掏腰包咯?”

“廢話。”

“那你可得省著點花,汪大海一副藥還挺貴的,預算夠不?”

“乾嘛?你準備給我報銷啊?”

“切~”

樸世勳邊聽邊在想,倘若以後亞瑟百年歸天,後人在書寫這段曆史的時候,會不會這麼寫:先帝創業未半,治病花光預算?

樸世勳的思緒被亞瑟強行拉回來了。

亞瑟問他:“問你件事,在抓捕薄越生的時候,有冇有看見誰拿了操控台的主機板?”

薄越生在獄中交代,他臨走的時候毀掉了操控台,但是主機板卻遺落在了曼羅監獄,誰得到主機板裡的資料,就能掌握整個FOX。

樸世勳搖頭:“冇有。”

亞瑟又轉過頭看薑小米。

薑小米也跟著搖頭:“冇有。”

當薑小米問亞瑟怎麼知道這些內幕時,亞瑟卻停住了。

憋了半天,吐出一句:“你管得著嗎?”

薑小米惺惺道:“我當然管不著,身上長蟲的又不是我。”

“薄越生還活著對吧?”樸世勳忽然道。

亞瑟表情一怔,露出了不知所措的驚訝。

樸世勳一看他的表情,就知道自己猜對了。

其實一點兒都不難猜,本沙卡拉卡跟拉冬的對話,無論如何也不可能傳進亞瑟的耳朵裡,除非是當事人親口告知。

拉冬嘴冇那麼碎,而且這種說出來對他也冇有什麼好處,所以不可能是他。

但本沙卡拉卡就不一樣了,從樸世勳發現薄越生把基地設立在曼羅,他就已經覺得有古怪了,後來曼羅又釋出禁止魯斯卡特人入境的通知,樸世勳便懷疑曼羅領導人本沙卡拉卡跟薄越生之間暗中勾結。

但那時候,他並未往深處想,畢竟跟他冇有多大的關係。

現在想想,這些私密的交談應該都是薄越生吐露給亞瑟的。

亞瑟曉得瞞不過樸世勳,索性承認了:“我覺得留著他還有用,所以我冇殺他。”

這回換薑小米震驚了:“我的天,你居然還留著他?”

亞瑟;“我留不留他,礙著你什麼事了?而且我有說一定要殺他嗎?”

薑小米不傻,立刻就聯想到了薄越生所掌握的那些商業資源。她盯著亞瑟,戲謔道:“你小子心眼真是夠多的,叫我們賣命替你抓人,回頭自己卻把人留在身邊使喚,這一手算盤打的那叫一個漂亮。”

亞瑟為自己抱不平:“彆覺得我占你們多大便宜一樣,老子為了留他這條命,花了多少錢知道嗎?”

薄越生重病纏身,送到魯斯卡特的時候就隻剩下一口氣了,亞瑟一看這情況,心說好不容易纔抓住,怎麼能叫薄越生那麼輕易就掛了,於是,亞瑟為薄越生找了醫生,廢了九牛二虎之力纔將薄越生從死亡邊緣拉扯回來。

得知這些錢還都是亞瑟自己掏腰包,薑小米幸災樂禍起來。

“乖乖,你這個國王當的,還得倒貼錢。”

亞瑟翻了個白眼:“納稅人的錢是那麼好拿的嗎?除了軍費,任何開支都得層層審批,等審批的錢到了,薄越生屍體估計都生蛆了。”

“這麼一說,這次來東亞,也是自掏腰包咯?”

“廢話。”

“那你可得省著點花,汪大海一副藥還挺貴的,預算夠不?”

“乾嘛?你準備給我報銷啊?”

“切~”

樸世勳邊聽邊在想,倘若以後亞瑟百年歸天,後人在書寫這段曆史的時候,會不會這麼寫:先帝創業未半,治病花光預算?

樸世勳的思緒被亞瑟強行拉回來了。

亞瑟問他:“問你件事,在抓捕薄越生的時候,有冇有看見誰拿了操控台的主機板?”

薄越生在獄中交代,他臨走的時候毀掉了操控台,但是主機板卻遺落在了曼羅監獄,誰得到主機板裡的資料,就能掌握整個FOX。

樸世勳搖頭:“冇有。”

亞瑟又轉過頭看薑小米。

薑小米也跟著搖頭:“冇有。”-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